玫瑰蒸汽

-

名字没想好(。)(米英BG)一、

*米英BG,不喜欢不要点(。)

*英伦女孩有,不过只是套用个名字,只是套用名字,只是套用名字,半自拟,和英伦女体本身没有关系。帕特里克不是帕特里克奥康内尔,不是帕特里克奥康内尔,不是帕特里克奥康内尔。

*略唐家屯剧情(。)

“柯克兰家里没有一个儿子,柯克兰家都是女儿。英格兰永远不会有柯克兰女爵的,维多利亚又不是叶芝。”
他大概以为我是伤心透了。我躺在床上看着他一句话都不说,我努力表现出一副伤心透了的样子,我甚至说了上帝保佑帕特里克。
我看着他光鲜亮丽的白发,他说完有关我的未婚夫的噩耗之后等着我过激的反应,等着我像一个妻子一样的反应,但可惜我还不是帕特里克的妻子。我说,我知道了。他得体地退出我的房间,我看到他又错愕又惊讶的表情,掩饰的很好,所以我假装没有发现。
我到了教堂才发现我需要一个很逼真的伪装,我看到每个人都若有若无地盯着我,他们看着白花,看着帕特里克的棺,看着神父和拼花玻璃,从我从车上下来开始,直到神父念到阿门,他们带着来参加葬礼的不满意窥视着死者的妻子,借此满足他们与生俱来的一些莫名其妙的秉性。玛格丽特柯克兰坐在我身边,我看到她好整以暇用带着黑绸手套的手整理耳边若有若无的碎发。她靠近我然后说,罗茜,如果我是你,我就会装的很难过,即使我从来不记得我的未婚夫的长相。每一个人都在我耳边说罗莎柯克兰应该是一个伤心的寡妇,因为她的未婚夫死了,罗莎,你应该伤心起来,罗茜,你要伤心难过,罗莎小姐,您的未婚夫帕特里克死在从南安普敦去往纽约的泰坦尼克号上,(所以你要伤心起来。)就像今天是我的二十三岁生日,然后上帝送给我登着我未婚夫乘的船撞到冰山的泰晤士报当做生日礼物,从此以后我将变成一个带着一座庄园遗产的阔寡妇。并不是,这个庄园不可能放在我手里,因为我是个女儿。如果我是个男人,如果我是个男人。我看着那具棺,里面是我的未婚夫的衣帽,他的葬身鱼腹让我连他成年模样的印象都没有,因为罗莎柯克兰就是为了嫁给帕特里克而生的,知不知道他的长相是没有关系的。我想揪住他的领子,我想对他说你这个混蛋你毁了我。好了,现在我终于能够难过起来了,我不知道我下一个未婚夫是谁他在哪,谁知道别人会怎么安排我。葬礼结束了人们都站了起来,好了,我可以走了吧,我亲爱的帕特里克!

我是一个幸运星,我说,我嫁给谁谁就能成为拥有一座庄园的伯爵。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庆幸?我站在书房里,我的父亲告诉我我要嫁给我的表兄,他将要在下周到达伦敦,他现在在美洲,他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很美式的名字,外姓氏,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表兄是个美国人。别把自己当成不列颠之女。他坐着的轮船再出事才好。我是幸运星,幸运星也是灾星。谁都要经过领地女王的考验,不合格者理应死在大西洋里。我恶毒地想着,阻止不了我内心的一个个念头。我说,好的等他下周来,我将会去迎接他。
我去前厅的时候看到艾琳柯克兰,她一边翻圣经一边不安地抠弄自己的手,金发油光水滑地盘在头上。我停下来问她玛格丽特和斯嘉丽去哪了,她看了我一眼。
“为什么总是你?”她把书放到边上的沙发上,声音尖利地质问我。
我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我不想理她,她的无理取闹我受够了,于是我又说,“斯嘉丽和玛格丽特去哪了?”
她不依不饶,“就因为你是老大?”
我对她的尖嗓子难以忍受,我说,“是啊就因为我是老大,我就是为了带着庄园嫁给外姓远亲出生的,看啊你住的这个庄园马上就会是一个美国人的了就因为我是老大是你姐姐还有那个该死的泰坦尼克号,多棒啊我是,最幸福的,女人!”
她看着我,较好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我看到她的双眼难过又疲惫。我累了,想找个理由去休息,我本来就不是来跟她吵架的。
我够累的了,经不起别人再这么指责。我希望那艘船能够漂流十年,不要很快回来也不要再撞上冰山,看到塞壬去往喀孔涅斯和波吕斐摩斯的山洞,在我垂垂老矣之际回到英国伦敦,即使这样他也依然能够看到他妻子衰老的面孔。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