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蒸汽

-

虽然手机艾特不到但我还是手动,@萧绘北。@萧绘北。@萧绘北。这是本文作者,这是本文作者,这是本文作者,他不好意思发我替他存着。他给我的回礼我很喜欢,收下了,源自一个神经兮兮的被我挂出去唾弃的梗,“小白和瑞德喝醉了去gay吧跳脱衣舞”,结果真的被瑞hao德zi写了出来,还写的这么正儿八经,佩服它,不愧是我宠物。
还有就是,哥哥别打我,我还是好弟弟都怪这个傻逼(。)

=======================================
我躲在酒吧的角落里,观察着每一个或在跳舞或在喝酒的男人。

虽说我手上夹了一根烟,但实际上我并不会抽烟;就像我现在身处一间Gay吧,但我实际上并不是Gay 一样。我是一个美国作家,此行来英国是为了给我下一篇故事的主人公寻找灵感,或许你已经从上文猜 到了,一个同性恋。当然了,我的身份对于你来说并不重要,所以也不必花费时间推测我。

所以我就一直安静地缩在角落,礼貌而疏远地打量着每个人——直到我被那对似乎是情侣的浅色头发 人吸引。

他们一个从侧门进来,一个从正门进,都顶着一头颇显眼的浅金色短发,乱扑扑的支楞着。一个有棕 金色的眼睛,穿着条驼色的风衣,看他的神情有点像我祖母那样的偏执狂。而另一个有湛蓝眼睛的则是 穿着宽大的条纹长毛衣,看起来就像刚从精神病院爬出来的神经病。他们大跨步地一齐走到拥挤熙攘的 舞台上,在颜色妖冶的镭射灯下他们就像是英国士兵一样将脚跟一并发出嗒的一声,然后举起手掌在空 中击了个掌。

而我毫无疑问地立刻钻出角落挤到人群里企图看看他们究竟要干什么——两个神经病一样的俊小伙子 ,哈。

“准备好了吗小白伍德?”蓝眼睛呲牙笑开,细长的手指在半空很快地抖动了几下像是要抓住一只不 存在的苍蝇。

“瑞德,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叫我他妈的小白伍德。傻逼。”棕眼睛很快地跟着笑起来,提起一边嘴角 的、傲慢地笑。

然后就在下一刻,几乎是踩着那个重音的鼓点,两人分别伸出一只脚在地上狠狠踏了一下,就像两个 细高瘦长的影子一样动作惊人的一致,蓝眼睛的瑞德一只手解着毛衣扣子另一只手在空中不断划出些奇 奇怪怪的符号,而双脚从未停止过的踩着每个节拍每个重音快速地跳着;棕眼睛的伍德一边歪着头一边 凶狠地扯开风衣的扣子,双眼傲慢地盯着他对面的瑞德,他们的动作除了上半身完全一致就像是面对着 的不是别人而是一面偌大的镜子。

酒吧里半数的人都被这奇怪的一对吸引了,好奇的、玩味的、亦或是审视的眼光,融在暧昧的一畔混 杂着各种颜色的灯光里,随着鼓点的加快气氛也渐渐被炒上高潮。瑞德已经将长毛衣脱下来摔在一边露 出里面的白色衬衫,脸上露出一个孩子看到喜爱玩具般的天真的笑,一双湛蓝的眼睛隐在一片淡紫的灯 光下显出夜空般的梦幻色泽;而伍德将风衣扔在了瑞德的毛衣边上,露出穿着白色浅领的半袖上衣的上 身,而他的表情已经变成了像石雕一样的肃穆庄严,抿着嘴唇,就像他在观看一场阅兵仪式而不是在 Gay吧里醉醺醺的大跳脱衣舞。

“现在停下来还来得及。”瑞德这么说着随着下一次的重鼓岔开双腿重重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右腿伸到 左腿前拌着转了个圈然后用一只手掌挡住半边脸向前倾着盯着伍德。

“没门儿。”伍德在原地跟着他转了个圈用相反的手挡住脸,他们就像在进行某种仪式一样地对上目 光。“你他妈早想什么了,想让我丢脸丢到苏格兰场吗。”

“谁让你输了!”瑞德爽快地大笑几声,歪头听着下一首曲子的前奏。“啊哈——这是咱们当时在安 达卢西亚学的舞,记得吗?”“不用你提醒我也记得。”伍德冲他翻了个白眼,然后他们突然一齐摆出 如同锈住机器人一样的动作,接着是前奏结束之后的抖腰加上手臂有力的摆动,如同灵魂都融进了这样 一首听起来平平凡凡的摇滚中,他们解开了上衣的扣子露出遮掩住的,没被阳光晒到的白皙的肌肤,在 灯光下映出不同的色彩。

——他们描绘着声音,双手双腿整副身体完完全全融在有力的节拍中,两个年轻人并不夸张的肌肉鼓 出优美的弧线,每次跳跃、每次甩头,两人不知不觉间靠的很近,而动作又几乎完全一致,而我也惊异 地发现他们的表情也变得相同——都是那样傲慢的、有些自负的笑,仿佛那一瞬间他们不是站在吵吵嚷 嚷的Gay吧而是一方只属于他们的、至高无上的高台上。

他们奇怪得很,却又默契得很。瑞德的背上纹着一只展翅欲飞的隼,随着他的每次动作仿佛隼也是在 扇动翅膀随时准备冲出桎笼;而伍德背上是一枚凯尔特结,像是掉在颜料盒里的繁杂图样一样勾勒出鲜 明的色彩。

两个神经病。

我的确是这么想的,并且打算看看他们接下来打算干什么。

而这首曲子结束后,两人几乎贴在了一起,我看见瑞德又露出那种孩童般的笑:“小白,就不要再脱 了吧?我可不想以后找不到伴儿。”

“你第一次说这么好听的人话。”伍德耸耸肩,向后退一步捡起地上他的衣服搭在肩上,伸手搭住了 抱着衣服的瑞德的肩膀,“走吧,老子带你去个威士忌没得说的酒吧,还贴心得提供醒酒茶。”

“我还没醉呢。”

“是是是,没醉没醉,都没醉。”

他俩勾肩搭背地快速地从酒吧后门儿溜出去了。

评论(8)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