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蒸汽

-

在某一年的冬季降临之前,我似乎罹患某种可怕的疾病。它像一条游蛇,不知道从哪里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它从毛孔钻进我的血管,冰冷的躯干爬过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贪婪地吸食精血。我花大量时间躺在床上沉睡,双手压迫胸口,迫使自己做一次又一次噩梦,然后大汗淋漓的苏醒。我的窗帘和门都紧闭,我的房间好像一叶孤舟,打开窗户来,会看到冰冷窒息的宇宙。我爬上窗口想跳下去,但在无边无际的虫洞和时空里,我究竟会先老死还是先饿死?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同学开始来看望我,他悲天悯人地坐在我的床头,仿佛即将给我施洗的神父。他说,“怀特,如果你再不去上课,连撒旦都救不了你了。”我像一具尸体一般躺在床上,(他为什么会知道我没去上课???他为什么要来看我???撒旦啊??他是谁????)不开口说一句话,人的肉体死亡,精神还会存在吗?假如尸体都是有思想的,在化为白骨或者得到拯救之前,会经历一个怎样乏味而漫长的过程?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