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蒸汽

-

这是by mice的开头

瑞德·阿格尼在礼拜天嫖了个吉普赛人,麦色皮肤的小伙子在他睡前亲吻他的额头,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他发现他的衣服(包括小白送的羊绒呢大衣外套和长裤)连带钱包,手机一起不见了,只给他剩了一串可怜兮兮的钥匙和那小子叮当作响的混搭朋克风的马甲和裤子。瑞德当时面无表情地穿上衣服,抓着钥匙光脚走回了家,半道还被一个傻逼俄罗斯佬摸了屁股。

第二天怀特·伍德就坐着飞机来了加拿大,瑞德回到公寓后就看到怀特那丛淡金色的毛和一张臭脸,他刚想问怎么了就看到小白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了润滑油和安全套,郑重其事无比严肃地对他说:

“耗子,我嫖了个吉普赛人,他拿走了我的衣服和钱包,我——”

“不,小白你别说了,来干。”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