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蒸汽

-

十二点

老梗,在一本叫啥来着,faction吧,的杂志上看来的梗,文名叫回到原点,我套着脑补一下(……)

我坐在吧台前,我面前的男人在一杯接着一杯的喝贮藏啤酒,薄荷酒,威士忌,还有鸡尾酒,调味淡酒,他盯着我,我也看着他,然后他把酒杯推开,趴倒在吧台上。
我推开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我还没离开几步后面有人冲我喊,喂,还没付钱,你站住,我在心里说,鬼才站住。我拨开人群向外走,外面的夜色又黑又冷,似乎还在下雨。我脸上带着两团酡红,湿冷的空气贴在脸上很不舒服。有一只手拍在我肩上。
我回到了家里。
家里还是像我出门时候的样子,拖鞋扔在一旁,沙发前的地毯上乱放着几个空的啤酒罐子,桌上还有吃干净的杯面桶,下雨了,雨水不停拍打在窗玻璃上,在夜里听的格外清楚,我还没开灯,月白色的冷光透过玻璃印在地板上。我的头发有点湿,不知道什么时候淋了点雨,我很饿,我喝的那些酒精在胃里翻滚和胃酸不知疲惫地发生反应,我很害怕它们把我的胃戳出一个洞。我刚刚发现已经十二点了,我在酒吧耗了很久,还没来得及出去吃点东西。我不是一个习惯守时的人,可是我现在必须不得不这么做,这是我所不能控制的事,我有点害怕继这种情况之后,我的身体会再发生什么变化,例如在适宜睡眠的十点半不分地点场合地陷入沉睡,然后十二点整再不由分说地准时回到家里。
这真是太奇妙了。
我发现我的闹钟在夜里十二点的时候我试图调整过它们,我把它往后调了一个小时,但是我发现这其实并没有效果,我回到家发现仍然是十二点整,于是我无奈地把我所有的闹钟都重新调了回来,渐渐的我发现我已经没有在十二点之后娱乐的权力了,因为我无论在做什么,十二点的那一瞬间我都会忽然出现在家里,然后安安静静地上床休息,因为替我搞出这种设定的家伙肯定深深地知道我是一个多么懒惰的人。我每天的生活乏善可陈,这大概是我唯一一个异于常人的地方,这也许值得一提,但是绝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是我在异想天开,或者是没有目睹过我的消失的第三人觉得我经历了一次古怪的梦游,但是这件事真的发生了,我倒宁愿是我在做梦。我想找点乐子,因为我对于这种奇妙的穿越的新鲜感已经消失殆尽,我需要新的能让我打发时光的事做。
11:30的时候我从超市出来,我买了一大堆零食和酒,然后我坐车去市中心那栋最高的楼的楼顶。我的脚下是一幢设计精巧的写字楼,我看到整个城市已经进入深夜,灯光在远远近近的地方点亮,像一片完整的星海。楼顶上凉风习习,我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整个人像是掉进了一捧冷水里。我一边撕开一包膨化食品一边看时间,不知不觉我已经喝光了三罐啤酒,铁皮罐子在我脚边打转。11:45。我必须快点做出决定,我要不要冒险给自己的生活增添一点乐趣,或者就这么等着,十二点再灰溜溜地被拖回去。我有点害怕,我是不恐高的,但是人的劣根性决定了不管嘴上说什么面对有可能致命的威胁时还是会产生恐惧,但我又迫不及待地想试试,一旦有了这个念头想放弃是很困难的,危险会给人两种感受,一种是刺激,另一种才是害怕,前者总比后者多一点点,刺激的经历是很诱人的,又让人害怕又欲罢不能。11:58。我把空了的塑料袋扔在一边,然后站起身走到平台边缘朝下看。马路像蜘蛛网一样纵横交错,上面还有车在疾驰。11:59:25,我有点害怕,但是逃脱不了我刚刚想通的刺激定理。11:59:50,我没有好好学数学和物理,人从这么高的楼上落下去需要几秒?万一十二点失效了怎么办?
11:59:58,我闭上眼睛,然后从楼上跳了下来。
十秒之后我没有感觉到疼痛,或许在疼痛之前我就死了。我睁开眼睛,发现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我想我需要睡眠。

大概还会再写 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