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蒸汽

-

拖了好久的哥哥x温妮,我觉得我太渣了简直对不起我的人设,哥哥千万别嫌弃我(。)
末尾是忽然脑补出来的场景(。)

我光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轻轻提起睡裙不让它妨碍我走路,起居室里有一块巨大的长毛地毯,我踩在上面不发出一点声音。房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屏住呼吸看着从落地窗里照进来的月白色冷光,我穿过它们穿过走廊,最末端有一扇深红色的门,这是我哥的房间,我是来找他的。
我推开门走进去,我在漆黑的房间里看到自己的影子在地上慢慢的移动。我说你们小声点,不要把我哥吵醒了。我不敢开灯,借着走廊里的落地窗形状的月光看到我的哥哥正躺在床上安睡,呼吸平稳,侧着身面对着我走进来的方向,深棕色的头发披散着搭在枕头上。我挺起腰慢慢的呼吸着冰凉的空气,凉气顺着脊梁爬上我的后脑勺,我的头发冷的发抖,随着凉风高频地颤抖,质问我为什么还不给它们寻找一个温暖的被窝。我转身关上门,然后踮着脚尖走到哥哥的床边,深吸一口气,就像潜水前的深呼吸,然后我掀开被子爬了进去。我记得我看过很多类似的电影,孩子钻进被窝爬进父母的怀里,然后他们甜甜的叫妈妈,妈妈,爸爸,爸爸,我的爸爸妈妈在土耳其,小白和姐姐跟他们在一起,我和哥哥留在阴冷的伦敦。被子里温暖极了,我钻进去,不消一会功夫就碰到了哥哥的胸口,我抱住他的腰,抬起头嗅他领子上的薰衣草柔顺剂的味道。过了一会他抱住我。
他笑了起来,他低声问我我在干什么。我不说话,他的睡衣领子里是他的锁骨,我把鼻尖贴了上去,我的鼻尖冰冷。他抚摸我的脊背,抚摸刚刚还凉飕飕的我的脊梁骨,几分钟后他问我是不是做了噩梦。我轻轻点了点头,他肯定察觉到了,我听到他叹了口气。我告诉他我冷,他把我抱的更紧一些,我像一只松鼠一样扒着树干,拼命抱着一颗巨大的松子,这可是我用来过冬的。我想起小白那本绘本里灰色的松鼠,然后我咯咯地笑起来。我听到他说,你乖,你要乖。我们会离开湿冷的伦敦,去伊斯坦布尔,去安达卢西亚,去那不勒斯,去埃及。去所有靠近赤道的地方,开一辆破福特或者路虎朝公路尽头横冲直撞,那里阳光充足,你就不会再冷了。我蜷缩着身子,我蜷缩在他怀里,我说哪怕有一次都行,一次就可以,哥哥,Black,哥哥,哥哥。我感觉到他在蹭我的头发,我感觉到痒,我笑了。我说,我可以爱你吗?我闭上眼睛,我说,我可以吻你的手吗?他没有说话,安静了下来,我能听到我们的心跳声,又缓慢又有力地重叠在一起。我闭着眼睛,他会回答我的。我等着他,抬起头看到他的眼睛,他也在看我。他说,你要亲吻我的嘴唇,因为我爱你。真温暖。我动了动身子在在他的嘴唇上吻了一下,他低下头吻我的额头。我翻了个身,他从背后抱着我,把脸埋进我蓬松的头发里。窗外的夜空冰凉如水,只有几颗星子在不停闪烁。

“本,我们就快到了,不要担心。”
她熄灭屏幕,路灯在车窗外快速地后退。她把手放在枕着自己的腿安睡的金色脑袋上,然后轻轻揉了揉。
“傻孩子。”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