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蒸汽

-

傻逼瑞德和聪明的我

文作者@萧绘北。

大家好,我是瑞德阿格尼。我是一个来自加拿大的暖男帅哥,据说这么说的话会有人给我冲钻。我有一个朋友叫小白伍德,脑子有病,他还经常说我有病,我真是不能理解!我和他已经认识好多好多好多年了,但我们现在依旧还喜滋滋地互相揭老底,丢人丢到柬埔寨。
我是在小时候碰到他的,他当时被他哥领来加拿大玩,我能想象他看到我美丽祖国时被惊艳到了的傻逼样子;然后他一个不小心把星巴克洒我妈的阿玛尼包上了,我妈看他长得像弱智居然没追究他责任,但是其实我知道是因为她的包包是假的。我当时很天真,以为他会有心里负担就跑去告诉他那是假的,然后他看我太他妈帅了就做朋友一直联系到现在。
其实想想小时候,我们的相处方式还是很和平的。起码非常温馨。比方说,我背着我妈偷偷出去带他上公园玩,我们在沙堆里挖了个洞,挖到最后我突然想吃冰淇淋,然后我们就放弃了那个洞跑去买了一桶冰淇淋,一人一桶坐在天鹅池旁边发呆。
后来回去我就拉肚子了,我妈为此差点用她的阿玛尼砸我。
至于后来嘛,十八岁的暑假我跟他跑到美国波士顿玩,我当时喝醉了,我俩就互相搀扶着进了纹身店,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那个俄罗斯朋友正好过来找我,他盯着我的背露出便秘的表情然后拍了张照片发到推特上,标题是叛逆的瑞德和他叛逆的纹身。作为回报我往他的罗宋汤里加了泻药。不过现在说真的,我觉得我的纹身还挺帅的,多爷们儿啊!和我上过床的女孩子都说我完事儿之后背着她们抽烟的样子很性感。
一不小心扯远了,我还保留着几封我和小白的信,正面是难看的要死的英文,背面是我用蜡笔和抢来的荧光笔画的小涂鸦。真是丢死人了。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