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蒸汽

-

完yi善ge人nao设dong

有一天早上亚代尔·伍德从安稳的睡梦中醒来,他走下楼梯看到桌子上摆着香肠,番茄酱,豌豆,三明治和红茶,然后厨房里传来悦耳的锅碗瓢盆的叮叮晃晃的声响,画板还摆架子上立在客厅巨大的落地窗旁边。
他迎着清晨的阳光打开门走出去,在湿漉漉的晨雾里打开门口的收信箱,看到里面躺着的一封信。从伦敦到伊斯坦布尔的信,跨越亚欧大陆而来。亚代尔伍德欣喜地,飞快地拿着信走进屋里,门都来不及关,撞掉了放在餐桌上的《数学精神》。“亚代尔!你把我的书撞掉了!”老奶奶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她的丈夫来不及捡起书就冲她走来。“凯蒂!凯蒂,你看这个,咱们的孩子们给我们寄信来了!”老奶奶在围裙上蹭了蹭手接过信打开来,上面写着致亚代尔·伍德和凯特·福克斯·伍德,花体字。他们打开信封看到里面是几张照片,大概有十四五张左右。拿着照片的老头手颤抖着一张张浏览,然后用皱巴巴的手背擦了擦眼角若有若无的眼泪。“别像个小孩似的亚代尔,”老太太说,而她的声音怎么听也不像是镇定的样子,“你看这里我们的大儿子,我们的Black,都长这么大了,看啊,这是Violet,我们走的时候她才五岁呢……”“当初环游世界是谁提出来的?是你,你还是个有版权的数学家,我们要让他们自己生活,看他们都长这么大了……我还记得我教还不会说话的White画画,他棕色的卷毛像小猫一样……等一下,这里面没有我们的White啊?”老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仔细盯着一张照片,盯着每一个能够发掘真相的端倪,然后他说,“看这个金毛小子,长得多像我们的White啊,可是他为什么是金发,我的White是棕发——”“嗯,大概是因为样貌上的缘分让他们成了至亲的好朋友……他们的关系真不错啊……”“可是我们的小小子在哪,我真想看看他现在的模样,我喜欢这种惊喜就像我们在旅行的最后一站魁北克看到我们的小淑女Violet……说起来这是他们第一次给我们寄照片?Violet也回伦敦来了喔……”“可是我们的White呢……我想念他,他是不是又跑到美国去了?”
在老奶奶的逼迫下亚代尔终于准备写一封信,真诚的问候他们的三个孩子和那个可疑的金发好友,然后询问他们的二儿子,可怜的怀特伍德的去向了。

“哥哥我要染发。”
“听我说这件事用遗传学真的可以解释的。”
“这个打击我承受不了,我爹妈都认不出我了,我要染发。”
“……”

评论(1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