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蒸汽

-

关于年轻人的种种 2

2.
我坐在纳尔逊的铜像下面,后者举着剑骑着马俯视着特拉法加广场上拍照聊天的人们。我无聊死了,实在不知道来查令十字的目的是什么,因为我不喜欢看书。伦敦的天气难得晴了下来,碎布一样的云块覆盖了整片天空,然后阳光从缝隙里偷偷溜出来。冬天的太阳让人觉得很舒适,阳光混合着冷空气笼罩着我的整个身子,冷暖调和得宜人极了。我在广场上坐了一会看到了很多亚洲人,还有个年轻的黑眼睛黑头发的亚洲姑娘跑过来用并不地道的英语说她想跟我合影。
我被阳光晒得快睡着了的时候看到了瑞德阿格尼,他抱着书冲我跑过来,我昏昏欲睡,隐隐约约好像看到他双脚都离地了,他整个人都激动极了。他跑过来摇着我的肩膀说小白我从来不知道你们英国人这么爱看书,查令十字真是个好地方。我推开他的脸说我不喜欢看书,我喜欢去国家美术馆,你去吗。毫无意外地我看到他白了我一眼。我看到他湛蓝的瞳孔,浑身凛了一下,很凉很清澈的蓝色瞳孔,跟这个傻逼浑身的气质一点都不像,看到他的眼睛我总想到夺人眼球的沙人,看到他的整个人我总想到三傻大闹宝莱坞。
我跟他第一次认识实在温哥华的某个公园里,我和我哥遇到了瑞德和他的爸爸妈妈,十四年前的事。后来我跟他去纹身,我们俩都纹在背上,我的是凯尔特结,他的是一只隼,看起来又冷酷又帅气,但是后来他后悔死了,就像我看到我曾经叛逆的黑发一样。
我还在发呆,过了几秒钟我看到他在和一个金发小男孩合影,像个饥渴的老gay一样举着他的德国单反。我靠。我说不出话,懒得理他,转身就走。过了几秒背后传来哎哎哎你怎么走了的追赶声。

评论(4)

热度(5)